兰花撸_美国十次撸_日夜干_人人操_人人碰_人人碰免费视频_人人摸_人人看_超碰在线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针对年满18周岁非大陆全球华人开放,受北美法律保护。未經授權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 

小真的中场时刻

小真的中场时刻

那天,我与几个朋友在家里看ESPN放映的美式足球季赛。因为家里最近才装了大萤幕的电视,朋友想来这边好好享受一下。
他们大约在12:30左右来的,带着啤酒和一些点心。因为我提供了这大电视,他们最少也该有些表示。
他们也拿些冰淇淋什么的东西给我老婆-小真,然后大伙就坐在电视的前面观赏。
这时阿璋微笑着看着老婆且说:「小豪,奇怪你这么丑的家伙为啥会娶到这么漂亮的老婆?」
「大概是我有致命的吸引力吧…」我答道。
「放屁,」阿璋说,「我看二哥才有致命的吸引力吧,你…」
我笑了笑,「或许吧。」
小真羞怯的笑容使我们的谈话中止,我可以形容一下我的老婆。
她差不多160公分高,并且在我眼中是少见的古典型美女。她的小动作有时会像男孩一般,不过,她的身体却完完全全是个女人。
她有一头长髮及深邃的黑眼珠。到现在为止她还不肯透露她的三围,不过,照我来看,应该是35D-23-35吧。最少,上围是不会错的,因为她胸罩的标籤写得很清楚。那稚嫩的脸看来比她实际的二十六岁还年轻五﹑六岁。
我是说,有时她简直像个刚成熟的大女孩。
小真以前看过我的朋友几次,但是不很熟。就因为这样让她刚见到他们时总有几分害羞。不过,在第一个quarter打完时,她就像个朋友般的容易亲近了。
我其实并不惊讶他们注视小真跟看电视的时间差不多。这也是由于小真得跑进跑出地拿饮料与点心,虽然她也蛮喜欢看美式足球,这也是我影响她的。有时候她对美式足球甚至比我懂得还多-我蛮喜欢听她跟二哥他们争论球员的调度或巨人的队员怎样怎样。
在前半场打完时,我的朋友变得愈来愈吵,他们也喝不少啤酒了,我想。往后看去,他们狼吞虎嚥以便可以让小真拿得更多。
所有的眼睛都跟随着小真蹦蹦跳跳进厨房的身影,因为她下身着短裙,上身穿了件贴身的衣服,把她的身材展现无遗。
事实上,上衣的领口太低了,所以微微露出乳沟;而裙子其实也贴不住她丰满的小屁股。
她总是才刚坐下又得起身,我注意到她的身体有些易于平常的颤动。显然她也喝了不少啤酒。她也清楚这些家伙一直在观赏着她,不过并不在乎就是。
我挺了解她的,有时她就是会卖弄一点点风情,也无伤大雅嘛。
小真坐下来继续和二哥讨论巨人队,不过几分钟后便停止了。后来小真打破沈默地问二哥:「你为什么叫二哥,有什么特别的含意吗?」二哥没说什么而我们却在一旁偷笑。小真又问什么事这么有趣。
二哥说:「妳不会想知道的,小真。」
她怀疑地看着我们,用那种很天真的声音问:「我当然想知道啊!」
我们笑得更大声了。
小真的表情有点变了,好像有些嗔怒的样子。
她说:「我不欣赏你们这样对待我的方式,为什么你们不肯告诉我二哥到底是什么意思?」
我说:「妳真的想知道?」小真点点头。
「确定?」我又问了一次。小真大声地说:「没错!」
于是我要二哥自己同她说。
二哥开口了:「那是他们说我的小弟弟很长的意思。」小真听到脸都红了。
「噢…」她答道。大伙都笑着看着她。
停了一会儿,她迟疑地说:「有多长呢?」
二哥的脸色逐渐凝重起来:「妳是说现在让妳看?」
小真嘶哑地说:「我是说它最长的时候有多长?」
二哥骄傲地回答:「差不多二十公分左右吧!」
小真摇摇头,不相信地说:「怎么可能?」
二哥显然有些被激怒了:「妳要我证明给妳看?」
令我吃惊的是,小真竟然说:「我想看看!」
我想,小真还没看过其他男人的裸体吧。我们从十五岁就开始约会了,而且在结婚的时候两人都还是处子之身。
二哥毫不迟疑地就脱下他的短裤,然后把子弹内裤拉到膝盖,他的宝贝藏在他的两腿之间。他现在的长度应该有十二公分吧。
小真起身想看清楚一点,她的确被他的尺寸吓到了,不过却力图镇静。
她笑说:「这样看起来没有二十公分吧?」
二哥大声地回她:「当然,因为现在没有硬起来!」
小真:「那我该要相信你啰!」
二哥生气地说:「妳不会过来把它打一打,马上就会有二十公分了。」
二哥朝我看了一眼后平静地说:「小豪,不好意思,我忘了我在跟谁说话…」
「没关係,二哥,她是问你最长多少而不是现在有多长。」我说。
小真投过来一个徵询的眼光,我知道她想知道二哥到底有多长,不过她不想帮他打手枪。
「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让你变硬,但是,我不用碰到它…」小真问。
二哥想了想:「嗯,假如小豪和妳都不介意的话,妳可以跳点豔舞什么的…」
小真看看我的反应,我耸耸肩没说什么,要她自己决定。
我让她自己决定的意思是我喜欢看她性感的身体,而且我也不会太在意其他的男人看到。
我暗暗地希望她能够跳个豔舞,不过又希望她羞怯的本性会拒绝这个要求。
小真回头看看二哥和他的小弟弟,又朝我看了一看,我们都屏神地看她会怎么做。
突然,她跳了起来,匆匆地进了房间,我想这个让她太窘迫了吧。
当我听见音乐时,我準备进房间去看看她到底怎样。
小真出来时手里拿着手提式音响,正放着迈可杰克森的”穿着高跟鞋的宝贝在…”
我注意到她并不是光着脚丫子而是四吋高的红色高跟鞋。她把音响放在咖啡台上后就绕着二哥和他的宝贝走来走去。
她微微发红的脸上出现了一种媚态。
在她轻摇着臀部的同时眼睛也没离开过二哥的宝贝,并且,在她俯身向前时也把胸前的两颗球交互摇晃。她的手放在屁股上,还不时地把腰前挺,好像正在做爱一般。
我不知道她会这样子跳舞,她也没在我面前表演过,大概是酒精的作用吧。
二哥的宝贝由于小真的表演而受了刺激。现在他不在是软的了,不过,还没有二十公分那么长。
当歌曲结束时小真又仔细地看了看二哥的宝贝:「它好像还不够硬吧…..」
她噘着嘴:「我这样跳对不对嘛?」
大家不禁异口同声地说:「对对对…」
她又开口了:「那为什么它现在不会硬硬的?」
二哥有些迟疑地回答:「妳跳得很棒,小真。不过…我大概需要一些更吸引人的东西…」
小真在问话时一直看着我:「你是说要我跳脱衣舞?」
二哥有些抱歉地看着我:「嗯….那就是我心里想的东西。」
我可以从小真的眼中知道她显然很为难。显然她下了很大的决心说服自己,不过还不确定真的要在几个男人的面前把衣服脱掉。
她看着我向我求救,而我仅是看了看她就点点头。她的脸上马上浮现一抹微笑,我才知道她真的是愿意在我的朋友面前表演脱衣舞。
小真跳着走向音响重新播放音乐,并且把那首歌设成重複播放。
我猜她大概是觉得这样才能真的让二哥的宝贝翘起来。
她又开始像刚才那般地跳,再加上一些挑逗性的动作。过了几分钟后,
她双手交叉抓住上衣的底部往上捲起,轻轻地扫过她的乳房然后再穿过秀髮。
她穿了件丝质的红色胸罩,不过小得罩不住,乳房好像就要跳出来一般。
然后小真钩住她短裤的腰带再把它们挣脱。
现在,她下身仅剩一件贴身的半透明三角裤里藏着整齐的阴毛,被几条细吊带支撑着。
那些吊带紧紧地扎进她的臀部里面,整个屁股都裸露出来了。
当她弯腰挺出她的乳房时,两片屁股大大地分开,清楚地显现出被吊带一分为二她的的后庭。
小真又继续跳舞。这些男人显然很想看她脱掉全部,但是她显得有些迟疑。
她看着我的反应,我再一次地点头后她给了我一个飞吻。
她把手伸到背后,在要解开胸罩时就停止了,显然她因为接下来的动作而双颊绯红。
我想,她应该会停下来才对。而这些男人很想她再继续,便一再地讚美她漂亮而性感的身体。
她微笑着重拾自信,而所有的这些动作在二哥的宝贝上起了很大的作用。
当小真看着它时,便一心想要让它壮硕起来。
小真转过身背对着我们,再把胸罩解下。
当胸罩的细带跳开时小真握住杯罩,慢慢地摇着臀部再转身面对我们。此时她的害羞已不复见,取而代之的是慾念。
她挺起乳房,挤压两颗肉球,缓缓地把杯罩往下拉,露出那两颗坚挺的乳尖,她继续摇摆身体,整个乳房好像要跳起来一般。
小真注意到二哥躺在小腹上的宝贝有些抖动,好像还没有很硬...
于是,她继续拿拇指勾住小内裤的细带,用小阜前面的那片布摩擦阴唇。这个时候,那些柔软的细毛已经可以看得很清楚了!
转过身,弯腰把丝质的小裤裤褪至脚踝,把整个阴户及菊门暴露在大家面前。为了强调视觉,她还把大腿张开,使阴户的开口一览无遗。
很明显的她现在相当的湿了,由她脚下小裤裤的透明度可以看出来!
我从来没想过,我天真漂亮的老婆会在朋友的面前赤身裸体地做这种表演,她真的已经完全被慾火淹没了。
小真把视线回到二哥的宝贝上面,它还是垂在小腹上面,不过,是变长了。
她用那种带着挫折的声音问道:「我倒底要怎样才能让它变硬嘛?」
...我们都很清楚问题的答案,重点是...小真清楚吗?
她继续扭动身体,不过脸上有些犹豫。还望向我好几次,但我只顾着欣赏她性感的舞姿。
慢慢地,小真的身体往二哥挪了过去。轻轻地用膝盖及脚趾抚触他的跨部,还不时碰触他异于常人的小球。
她温柔摩擦的效果是二哥的宝贝跳动了几下。
他还是没有完全硬起来!
小真无奈地朝望了望我,我只能耸耸肩,但是她的无奈好像有了新的决定。
她一边看着我一边屈膝蹲下,我蓦然发觉,小真愿意做任何事来让二哥完全勃起。
她继续看着我的反应,边用右手抓住二哥的宝贝轻轻地揉。
我可以看到小真眼中火热的激情!她要看我是否敢叫她停止下一步的动作!
对我来说,我真的很想叫她停止这些撩人激情的举动。
另一方面,我又发觉自己很想看到二哥跨下的巨兽充塞在她的口中,让她口交。
我眼里的犹豫和些许兴奋给了小真行动的决心吧,毫无预警的,她把二哥宝贝的前端导引入自己柔软的小嘴中,张口便含了进去...
小真上上下下舔了好几回,并且澄彻的黑眼珠也一直望着我。
她前所未有的动作使我震撼!
我极为吃惊地看着她,我亲爱温柔的小真正在用她粉红的小舌绕着那巨大的男根,彷若那是可口的冰棒。
她急切地想使它变得更为巨大,而且,她也真的做到了!
一种奇怪的感觉袭向我,让我不想停止她口中的动作,一下子,小真的视线离开我,转而落在二哥的脸上。
我不觉得我真的允许小真这么做,我自己也是很兴奋了吧!
相对的,二哥也很惊讶这个长髮美女竟然会吸吮他的宝贝?!当她边舔边吸他的龟头前缘时,他简直被他美丽的眼睛给攫住了...
在我看来,二哥的宝贝确实要比小真的蜂腰粗,而且,可能比她的小臂还长。
其实,小真所能做的也只有把二哥宝贝的前端勉强放进口中,鼓胀的小嘴在含住男根时显得吞嚥有些困难。
在张开嘴来不及喘口气的同时,又急急地舔那肉柱,淫乱地看着二哥。
这真是齣最荒淫的色情秀!
二哥现在可是完全坚硬了,当然,我们所有的人也一样!
我愈来愈不清楚自己在期待什么,接下来会发生的是...?
二哥其实已经向小真证明他的宝贝真如他所说的长度,小真也可以停了,不过...看起来小真一点也不想停止她的动作!
假如我说我很惊讶我的小真对二哥吹喇叭,那接下来发生的事就更没法形容了:
在给二哥宝贝一阵香舌的服务之后,小真慢慢地爬到二哥的身上,用她坚挺的乳尖拂过二哥的大腿、宝贝、小腹、再到胸前。
她吻上他的唇,还把小舌深入二哥的口中。
我真的是看呆了...没有注意到小真已经把她的阴户对準二哥坚硬狰狞的巨根,缓缓地沉下身体,碰触龟头的前缘。
我好一下子才被阿璋的声音叫醒:”看来她真的要干上他了...”
我还是没有叫停...整个人完全溶入在这个淫邪的场景里面,更且,这还是在我家的客厅哩!
二哥的宝贝实在太大了,只能伸5公分进入小真甜美的体内。
她已经试着让整个巨兽进去,轻轻地扭动臀部却没什么效果。
最后,她中止他们之间的深吻,让身体伸直,把整个人的重量放在宝贝上面。慢慢地,二哥的宝贝逐渐被吞噬进去。
这时候,她呻吟的好大声,用我从没听过的声音,好像每进去一公分便能使她震颤、痉挛。
闭着眼睛她逐渐把身体沉向二哥,可爱的阴户大大地张开到有些变形,似乎整个肉柱都不见了。
当二哥拿宝贝刺向她时,他的大腿紧紧地贴住她的两股,小真的骨盆好像要被捣碎一般,菊门就也隐没在二哥的身体中!
毫无疑问的,小真在这次的经验里体会到了好几次高潮。
但是,我们都每次看着小真的臀部落下到那20公分的巨大阳具时,都担心她漂亮的阴户会被弄坏...
她的阴户夹住巨兽不断地起落,而小真的臀部上挺时,露出的男根闪闪发亮。但是,龟头好像要跳出来的时候,小真又重重地坐下。
显然现在有更多的润滑液了,每次上下的时间好像愈来愈短。
他们陷入了疯狂的交欢之中,小真一次又一次地把二哥的宝贝往身体内多扎进几分。
最后,露在小真花唇外的阳具只剩两三公分了!
突然间,我想到小真好像没有做任何的避孕措施,不知道小真是否戴上了她的乐普。
我可以确定小真不曾与我之外的男人有过性关係,更不要说在看球赛的同时便激情到与男人交欢。
但是这时,我的理智告诉我她可能会怀孕...而且还是二哥的小孩!
我甚至可以想像小真和我对爸妈解释我们小baby肤色的情景,因为二哥有原住民的血统,而且皮肤黝黑。
我本来想问小真避孕套的事,但是没办法。我发现,自己根本不想让这场充满色慾的表演暂停,所以,我的担心也渐渐黯淡下来。
慢慢审视自己的心态,思想中的黑暗面似乎希望小真完全没做任何的避孕措施,因为,这样会让我有种危险的感觉:
从刚才到现在,小真已经打破了许多禁忌与社会的规範-公开地赤身裸体、与人通姦,为什么不乾脆再加进一点危险-丧失自尊与名誉的危险,假如她怀了别的男人的小孩。
这种种,不就是一个女人淫蕩的极致表现吗?!
这种感觉渗进我的体内,让我沈溺。我要看看我天真无邪的老婆做出最放蕩的事,如同人尽可夫的婊子一般!
...当二哥与小真交欢的同时,他抓住她细瘦的裸腰不停地上下,愈来愈粗暴地让小真撞向他的巨根。
而柔弱的小真只能靠双手抓住椅背以平衡身体,同时,浑圆的肉球也在二哥的脸上晃荡。
这给了二哥狠狠咬住乳头吸吮的机会,他朝粉红色的乳晕攻击,再间杂用牙齿啃噬、拉扯乳尖。
小真的呻吟一声高过一声...照我的观察,她在这种男上女下的体位中最少有四次高潮吧。
二哥悄悄放慢撞击速度,同时还说:”让我们换个背后的姿势好不好?”
于是,小真慢慢地让二哥的宝贝退出体内,好像还捨不得它离开似的,动作缓慢地享受摩擦的余温。
然后,二哥起身,而小真把胸部靠在椅背上,轻轻摇摆臀部等待二哥宝贝的插入。
很快地,二哥的阳具又深埋在小真的阴户之中,引起小真再度呻吟。
似乎这种方式更为直接,因为二哥能完全地掌控动作,用疯狂的速度向小真撞击,让小真发出交杂喘气与呻吟的声音。
由于二哥的手指不停抚摸她的菊门,最后还拿拇指插了进去,由小真脸上的表情显示出,高潮又再度朝她袭来...
我真的很惊讶!小真从不让我碰那个地方!她老是说那样有点髒,而且,菊门也不是做爱该时该去碰触的地方,所以,我根本没法说服她。
但现在,她却因二哥手指的插入而变得极度兴奋!
今天确实发生许多新奇的事:小真不仅和我的朋友做爱,还让20公分的阳具深深地插入体内,小真真是愈来愈迷人了!
我亲爱的老婆小真,从未令我感受到她做爱时有如此的魔力。
二哥持续用手指玩弄着小真的菊门,他用两只手指沾了沾由小真阴户中流出的润滑液,接着再用这两只湿滑粗大的手指,插入小真的菊门…
「妳觉得如何?宝贝?」二哥问道
「太…太棒…太棒了…」小真用急促的呼吸衬着她的答案,回答二哥
「妳喜欢我的手指插入妳的肛门吗?」二哥继续追问
小真呻吟道:「我…太喜…欢了…」
「那么…你要我插妳的肛门吗?」二哥又问
听到这句话的小真,张开了她原本紧闭的双眼,别人也许不清楚,但是我看到她的眼中尽是慾望…
「…要…我…我要…快…快给我…插进来…」小真以近乎哀求的语气回答
我实在太震惊了!我果看着二哥拔出他巨大的阴茎,缓缓插向小真的那已经被他两只手指玩弄过而张开的肛门,当二哥的肉棒进入小真的后门时,小真开始大叫,毕竟那还是从未开发过的处女地。
二哥开始慢慢的抽插小真的肛门,但是不久后,二哥肉棒上那些小真的爱液开始发挥了作用,于是二哥的抽插速度开始加快,很快地,二哥干小真屁眼的速度,正如之前他干小真的阴户一样快,而每一次二哥的插入,都使得小真尖声大叫。
此时我突然发现,我的另二个朋友–阿璋与阿宝,已经掏出了他们挺立已久的家伙,并且就站在小真靠着的椅子旁。
小真看到这两只肉棒时并未吃惊,虽然此时二哥还猛烈的干着她的屁眼,但是她还是毫不犹豫的张开嘴,将眼前的其中一只肉棒塞进嘴去,接着像婴儿般地吸吮,在一支阴茎吸吮过一阵后,她又马上换了一支再吮,完全公平的对待眼前的所有阴茎。
过了不久,阿璋似乎抵挡不住这般刺激,在小真吸吮他的肉棒时,他狠狠的抓着小真的头,将阴茎整根送入小真的嘴中,抵住小真的喉咙,接着,由小真嘴角溢出的白色黏液,我知道阿璋已经射精在小真的嘴中了,而且小真将阿璋的精液全吞了进去,这又让我大为吃惊,因为小真从来也不同意我射精在她嘴里,更何况吞下精液?
小真用舌头仔细舔乾净阿璋阴茎上的所有精液,并将它们全数吞入肚中,接着又转过头去,将阿宝的肉棒含入口中,尽情的吸吮。
在小真的激烈吸吮下,阿宝很快的喷了点精液在小真的脸上。小真很快地将嘴移了过去,含着阿宝的龟头,以便等着阿宝精液全部射出。
几乎是在小真的嘴唇接触到阿宝龟头的同时,阿宝射精了,除了一小部份黏在小真的脸上外,其它的精液都完全射进小真的嘴里,小真毫不犹豫的将口中的精液全吞了下去,还用手指将脸上残留的精液也刮入嘴中,一起吞了下去。
二哥看到这个情况,暂时停止继续搞小真的屁眼,接着说道:「我懂了,妳喜欢这样!」
「我还有很多东西给妳吃呢!」二哥又补充道。
二哥说完,将那巨大的阴茎从小真的肛门中拔了出来,而小真也立刻转过了身,坐在椅子上。
没有任何停留,小真一把抓住二哥的肉棒,将自己的小嘴送了上去,我们都注楚的看到,二哥的精液喷入小真的嘴中,二哥每打一次冷颤,就有更多的精液由他的龟头喷出,而小真也将这所有的精液吞进口中。
在二哥连打了五次冷颤后,射精停止了,小真开始仔细的舔着那支刚刚还插在她屁眼里的阴茎,真是淫乱极了。
我一直在想着,为什么小真肯为我的朋友们做这么下流的事?她第一次嚐我的精液,是在结婚的那一夜,之后她警告我,不可以再射精在她的嘴中,但是今天她居然将所有人的精液都喝了下去?
她之前一直拒緷我肛交的要求,但是,现在她居然把刚从她屁眼中才拔出来的阴茎,上面所有的残渣、液体,都舔得乾乾净净?
在她用舌头清理乾净二哥的大肉棒后,小真张开她那明亮澄彻的大眼,问道:
「还有谁要来干我的?」
我们在场所有的人,听到这句话,又向她围去,开始下一场战斗。
整个下午,我们玩遍她身上所有可以插入阴茎的洞,我想,她最喜欢的是,二哥插她的阴户,阿宝干她的肛门,而她吸吮我和阿璋的阴茎。
更令人惊讶的是,每次有人射精,她总是将精液完全饮尽,并且用舌头仔细的舔我们的阴茎、睪丸,帮我们清理乾净,最后还将舌头插入我们的屁眼中。
最后,我问小真,她为什么会忽然变得如此淫蕩?
她停了一会儿,然后答道:「我不知道,也许是二哥让我有这种快感所造成的吧!」
这是重点,我接着问:「那我呢?难道我不曾给妳这种快感?」
小真立刻回答:「亲爱的,很抱歉,你没有二十公分的大肉棒。」
这就是原因了,我的老婆喜欢大阳具。
小真答应我们,以后每个礼拜天都要来这么一次,整个球季下来,她一共被十五个不同的男人搞过,其中有一些还是她在街上碰到的陌生人,两个星期前,她还同时和八个人一起上床,她还学会了口交的最高技巧「深喉咙」,事实上,像二哥这种二十多公分的大阳具,她己经可以毫不困难的全部含入口中了。
小真打算开始接客,当做她的副业,但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。
喔,对了!小真那天其实是带着避孕套的,不过,我想不通的是,她怎么会知道那天下午会发生什么事呢…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