兰花撸_美国十次撸_日夜干_人人操_人人碰_人人碰免费视频_人人摸_人人看_超碰在线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针对年满18周岁非大陆全球华人开放,受北美法律保护。未經授權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 

[西窗圆月悄鬓寒][作者:江南乔乔][转]

[西窗圆月悄鬓寒][作者:江南乔乔][转]

  一份根深蒂固的情殇,风般无痕的心事,或繁花似锦、或落英缤纷,少有闲聊倾诉,任由自己把玩着心情,运用并不纯熟的文字,信手涂鸦着残章断句。静静凝视着马上化烟,犹如西游的青春岁月。日子,就这样日复一日地蹉跎着……——题记

  校园过道两边,种满了整齐划一的早菊,微凉的秋风,已经早早地催开了树树梦幻般的花朵,形态各异的菊花争奇斗妍,明媚艳丽,犹如豆蔻年华纯净的容颜,似乎从来没有历经过忧伤。常常亍立在风里,满眼妖娆的花瓣,散发缕缕清香。然而,这样的美好总是消逝得那么快,要不了多久,那些美其名曰“银丝串珠”、“空谷清泉”、“珠帘飞瀑”、“月涌江流”、“银丝串珠”、“空谷清泉”、“珠帘飞瀑”、“月涌江流”;“飞黄腾达”、“黄莺出谷”、“泥金狮子”、“沉香托桂”;“绿阳春”、“绿柳垂荫”、“春水绿波”;“玉蟹冰盘”;“枫叶芦花”;“三色牡丹”、“绿衣红裳”,注定无法摆**飘散的命运,像极了最后一场凄美的聚散,一念及此,便觉有些心痛,仿佛听到风里那一缕缕清香一声声轻轻的叹息。

  下了晚课,回到宿舍,没情没绪地敲下一些没心没肺的文字,回复了众多学生发来的中秋问候及祝福短信,关掉不再有意义的手机,草草地洗漱一下,然后早早地就把自己扔进薄被里。间或的嬉笑从窗外飘进,不经易间就触动了那最敏感而脆弱的神经,好友的新坟还没添一株野草,而我的心田却已是杂草丛生了,疼惜与呵护再也寻不见,原以为会陪我过完这个中秋,难道一切都是宿命么?可怜上苍将我最后的念想也剥夺了,那么我就得习惯那纯粹的决绝,把泪留到枕边。花儿娇艳,花期短暂,繁茂枯萎,几曾在盛开时想过凋残?

  昨夜,本该是个赏月的夜晚,习惯了晚睡,却早早把自己安放到**,我不知道是在躲避节日的氛围还是自己心情?江上轮船间或的鸣笛远远传来,穿越薄薄的雾迷,灵魂顿时流离失所,断肠与凝望写遍在船灯扫射后的暗影里,思绪遥远,轻雾布满,凭窗倚望是唯一固定的姿势。台灯闪烁一下,忽然熄灭,估量又是灯泡坏了。我顿时有点惊慌,素来敬畏黑暗,慌忙伸手胡乱地去摸手机,借着手机的光亮急急地去寻灯泡,这时,无意间发现一条信息跳上屏幕:“乔乔,上网不许到11:00”。不用质疑的语气似乎有点生硬,但此刻却让我感觉些许温暖和心安,不再慌不择路地去找灯泡。当夜夜通宵陪伴我的橘黄色灯光再次洒满房间的时,思绪被拉得老长老长,细数一路漂泊的心路,折叠的记忆,迷失的青春轨迹,散落一地的繁华早已零落成一座荒冢,疼痛成积。

  总是感觉夜那么漫长,莫名的怀想总是惆怅自己握不住白日小憩时那一缕**!情感为何?是可以触摸的温暖?还是那可以挚着的双手,亦或是远在天边的那一抹遥不可及的流云?是如霜的月辉?如缎的朝霞?还是摇红烛影、滴泪成灰的烛炬?是野火烧不尽的碧草/还是那青青的灞桥柔柳?是催下千行泪的小风疏雨,还是游戏花丛翩飞的蝴蝶?无从考证,也不想知道。可又有谁知那从容骄傲的躯壳下,只是掩藏着一个最简单的愿望:在桔黄色的灯光里,布满茉莉花香的床边,依着一个温暖宽容的臂膀,静静地温馨。而这个圆月夜,月亮的背叛,我的期望已然绝尘而去,奢侈成伤,很痛!如蛛网似蚕丝——越拉越长。

  夜风柔柔,潮湿的空气变得冗长而沉甸!“剪一缕风动云飘的清思,独舞翩跹于红尘。”饮鸩止渴?不在门窗紧闭的虚拟世界里,读一缕秋风一缕愁的古词或者旧诗,倘佯在那样的诗词歌赋里呼吸,在哀伤成疾的文字中缠绵,也许就要陷囫囵了。每次上网,QQ和51上好友在线的很多,可我极少主动闲聊,总有朋友相询:为何总不见我上线,为何对感情那样含蓄与被动,我总以嘿嘿蒙混过关。其实,我只是不情愿看见那些游戏花丛的身影。

  今夜,月亮依旧被乌云吞没,我坐拥的只是这片橘黄的灯光,目光铺就的迢迢长路,在冰弦上,夜夜弹响静默的心曲,终于乏了,累了,疲了,倦了,于是,再也不想用瑟瑟无语的鼠标发表晦涩的文字。独舞的灵魂,独在面对冰冷的夜,总会选择性地去遗忘,例如损害或者渗入骨髓的疼痛。不曾相信过永远的我,唯一永远不去选择遗忘的是那抱着赖以取暖的夜半歌声。忽然,无语,灯灭,曲散一地零碎,我和我灰暗的头像一起猝然失忆……